菊影飄跡

關於部落格
搭訕歡迎,請走留言版,禮貌規矩請遵守,伸手牌請勿來找罵。預約化妝服務請提前一個月敲行程。約拍、MD、素人拍攝,請提前邀約敲行程。自我介紹有聯絡方式,如需請私下洽詢。
  • 246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映襯白雪的朝陽(DH)續篇




映襯白雪的朝陽(DH)續篇
 
  望著窗外的雪景,雲雀恭彌僅著了一件浴衣坐在窗台上。
  似乎過了良久,身旁傳來了一絲溫熱的氣息。
 
  「小恭彌在想什麼呢?」
  想什麼呢?這樣的雪景,是我在並盛的時候看了十幾年的景了……
  「沒什麼,你已經處理完了?」瞟了身旁已經比自己還高大的迪諾一眼,雲雀恭彌皺起眉頭。「你衣服穿反了……真是粗魯。」
  「噯,有嗎?」迪諾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浴衣,不覺得自己有哪裡穿錯。
  雲雀嘆了口氣,將迪諾的腰帶抽掉,把迪諾的右襟用左襟壓住,接著再把腰帶重新繫上。「左襟在上才是對的,你剛剛那樣穿……是給死人穿的。」
  「咦咦咦──?」迪諾愣了下,才發現雲雀身上的浴衣的確是左襟在上。
  雲雀無視迪諾的笨腦袋,直接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去,拉開門,辦公桌上早已堆滿了公文……
  是關於匣子的嗎……想著想著,人就跪坐在案前,開始認真的批閱公文。
  「小恭彌,我才剛回來你就在改公文,好冷淡哦……」迪諾摩蹭到雲雀身旁,雙手環抱住雲雀纖細的腰支。
  「囉唆,再打擾我就咬殺你!」雲雀瞪了迪諾一眼,不顧迪諾的意願,喚來了在門外守候的草壁。「把他帶出去,在我忙完以前不准他進來。」
  「是……」草壁一臉為難的走向迪諾,低下頭。「迪諾先生,這邊請……」
  「好吧,那小恭彌忙完要快點叫我哦──我會用我最快的速度飛奔來的!」迪諾撥了下雲雀的髮,也不為難草壁,跟在草壁身後,走向另一旁的內室。
 
  「草壁先生,不用招呼我了,我自己走走就可……」在踏入內室的一瞬間……
  碰!「迪、迪諾先生!您沒事吧!」草壁馬上衝到跌倒的迪諾身旁。
  原來,離開了屬下以及雲雀身旁的迪諾,還是一如往常般的……廢柴。才剛踏離雲雀的辦公室就馬上被內室的門縫給絆倒了。
  「迪諾先生,有需要請吩咐我就可以了……請您……別離開內室。」草璧啣回他嘴上的草,小心、謹慎的盯著迪諾。
  「好的……」迪諾無奈的靠坐在牆旁,望著窗外。
  嘆息的一聲,迪諾好奇的轉過頭去。「草壁先生?」
  「迪諾先生,請原諒恭先生的無禮。」草壁拉上紙門,恭敬的坐在一旁。
  「恭先生他為了接待您特地來日本過年,所以分咐了我們,最後的公文批改完之後就要休息到過年結束……現在,恭先生正在和最後的公文拚命呢。」笑,接著說:「他甚至也回絕掉了綱吉先生的過年邀請,就為了陪伴您……」
  「是嗎……」
  嗯,這次的休假是休對了呢。嘴角上揚,不以言喻的欣喜裸露在臉頰上。
  糟糕,我好像有點等不及和小恭彌度過新年了呢。
 
  就著銀白的雪光,雲雀端坐在辦公桌前仔細的審視文件。
  又有新的Box出現了嗎……「草壁。」
  喊完名字才想起來,自己剛剛派他去招待迪諾了。搖了搖下腦袋,試圖讓自己的思緒清晰些。
  「恭先生。」刷,紙門被拉開,本該在另一間和室的草壁在聽到雲雀的叫喚之後進門。
  「他睡了?」不意外的眼神,雲雀抬眸,細長的丹鳳眼瞟向草壁。
  看似問句,其實是肯定的吧……如此的奔波勞累。
  「是的。迪諾先生目前正在『內室』休憩。」
  內室?好一個草壁,很會安排嘛──安排我房間旁的內室?
  雲雀的房子不大,但也有一、兩間的客房,該說草壁機伶嗎,還真是很會安排房間呢。
  瞇起美眸,雲雀撈起剛剛那份文件遞給草壁。「去確認這件事的真偽,有問題再回報給我。」
  草壁接過文件,恭敬的行禮,接著無聲無息的退出辦公室。
  雲雀收拾好桌面後,起身朝另一處的內室走去。
  走在廊上,雪早已停了,外面形成一幅寧靜的畫面。
  拉開紙門,雲雀看見迪諾靠坐在窗旁沉睡。
  走進迪諾身旁,俯下身,雲雀看見他的眼下有著明顯且深色的黑眼圈。
  嘆了口氣,明白迪諾肯定是爲了爭取休假,不眠不休的批改公文跟執行任務的吧……
  拉開旁邊連結著自己房間的紙門,雲雀拿了一件外褂蓋在迪諾身上,以防風寒染上身。
  靜靜的坐在迪諾身旁,雲雀就這樣觀察著……
 
  你是白痴嗎……
  明明每次都被我冷言冷語的對待,卻仍然執意要靠近我……
  雖然,我也是很期待的,但……
 
  你對我,不是只是對徒弟的……
 
  「嗯……」似乎是迪諾醒來了,方醒的他,腦子似乎還沒清醒,還處於恍神的狀態。
  雲雀抓回飛向遙遠的思緒,看著眼前仍孩子氣的迪諾,這是別人看不到的……只有他才看的到,剛睡醒的迪諾就像個小狗般單純。
  「唔……小恭彌?」晃了晃腦袋,感覺就像個小狗似的,迪諾揉了揉眼。
  「醒了?」雲雀撈起剛剛披在迪諾身上的外褂,沉靜的臉看不出心事。
  「嗯,你忙完了?」燦爛的笑容,迪諾一把抱住雲雀,享受著久違的肌膚接觸。
  「喂……再騷擾我,就咬殺。」雲雀拐了迪諾一個拐子,把迪諾推開。
  「嗚……小恭彌,你怎麼這樣,我難得來一趟呢。」
  「你也知道你難得來一趟?距離上次已經半年了!」很順勢的,雲雀像在撒嬌般的抗議。
  「咦,小恭彌在撒嬌嗎,我明白了,以後我一定會常來的……」迪諾開心的撲上雲雀,就像隻狗一樣的摩蹭、舔舐著。
  更正……是大型狼犬。
  「唔。」許久不曾被碰觸的軀體格外的敏感,下腹猛然竄出一股熱潮。
  迪諾從後背抱住了雲雀,就像個狗般的啃食著雲雀的肩頸,一手滑進他的下身撫摸。
  「喂,你……」雲雀無力的靠躺在迪諾的胸前,臉頰上的嫣紅讓他看起來非常嫵媚。
  「小恭彌……我想吃你……」
  「你是狗嗎……哈、嗯……」正想訓斥他的時後,迪諾已經將手探進雲雀的下身摩擦。
  迪諾吻上雲雀的唇,啃食著雲雀的下唇。
  僅僅只是唇瓣的吻,雲雀就感覺到了下身的鼓譟。
  迪諾放開了雲雀的唇,還勾勒出了銀絲。
  「小恭彌,我很想你哦……」迪諾貼著雲雀的耳畔,低喃。
  「閉、閉嘴。」不甘示弱,雲雀翻過身子面對迪諾,手也撫上迪諾的雄壯,但是卻很惡質的捏住出口。
  「小、小恭彌……」
  「這是懲罰你這隻笨狗,讓我一個人……等待的下場。」雲雀揚起笑容,打定主意不讓迪諾先射。
  「那麼就讓我這寵物服侍你吧……」迪諾舔著雲雀的耳後、肩頸,一路舔到下身,就像一隻狗在品嘗著美食般。
  雲雀的雙手緊抓著迪諾的肩,敏感的身子不斷的抖動……
  迪諾舔著雲雀的分身,仔細的描繪,沾了口水的手也探入雲雀後面的小穴搗弄。
  「哈、嗯……嗯……」
  分身不斷的腫脹,雲雀感覺到迪諾的手在自己的體內,敏感的神經令他的分身又腫又脹。
  「夠、夠了。」雲雀推著迪諾的身體。「進、進來……嗯……」
  「可以了嗎……?」迪諾自己的分身也腫脹難耐,卻不想讓一舉攻頂讓雲雀感到難受。
  「少囉唆……」皺眉,雲雀瞪著在自己身上的種馬。
  在雲雀的眼中,迪諾就像個極需要主人疼愛的大狼犬……
 
  「滾開。」雲雀踹開結束之後就直接躺在自己身上的迪諾,撈起浴衣朝浴室走去。
  「主人把我吃抹乾淨就踢旁邊嗎……」迪諾也跟著雲雀進入,想當然耳,雲雀和迪諾鐵定又是在浴室……
 
  在我眼中的你,是高貴的主人……
  即便要我當你最忠實的犬……
 
  我早已,不把你當作徒弟來看待……
 
<完>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