菊影飄跡

關於部落格
搭訕歡迎,請走留言版,禮貌規矩請遵守,伸手牌請勿來找罵。預約化妝服務請提前一個月敲行程。約拍、MD、素人拍攝,請提前邀約敲行程。自我介紹有聯絡方式,如需請私下洽詢。
  • 246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聖誕會議(米英)

 
 
  這裡是同盟國的會議室,而阿爾佛雷德‧F‧瓊斯正把一顆巨大的聖誕杉樹搬進會議室的黑板旁。
  「Jingle bells、Jingle bells……Jingle all the way……」阿爾佛雷德一邊哼著聖誕鈴聲一邊將身旁的裝飾品掛在杉樹上。
  這時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,其他人陸續走了進來。
  「為什麼耶誕節哥哥我還要跟一群男人們開會呢。」
  「就別抱怨了吧阿魯。」
  「呵呵,如果沒什麼事要說的話,我就不客氣囉。」
  「喂,伊凡,你的邪氣都出現了啦!哇啊,小精靈你們沒事吧?」
  「唷──大家都來啦!」阿爾佛雷德站在梯子上,對其他人打招呼。
  「阿爾佛雷德,你該不會是要過聖誕節吧?」法蘭西斯看著會議室充滿聖誕節的裝飾品,又看了看聖誕樹上的……裝飾。
  「是啊!難得的聖誕節,我覺得應該把會議室弄得很有氣氛的才是!」阿爾佛雷德把一個自己穿著超人裝的娃娃放上聖誕樹的最頂端,那裡,在常理下應該是放上一顆大星星的才是……
  「哇啊,這是會議室嗎?阿魯。」王耀一看到滿室的裝飾品還有很多的星星,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了地方。
  「阿爾,你叫我們來就是要慶祝聖誕節?」亞瑟看著滿室的裝飾,嘆了口氣,似乎是無奈於阿爾弗雷德出奇不意的舉動。
  「因為我想,聖誕節就是要大家一起過的嘛!」阿爾弗雷德帥氣的跳下梯子,開心的說著。「我還準備了大餐哦──」
  「哥哥我聖誕節想和可愛的淑女們過啊!」法蘭西斯扶住自己的額,一臉憂鬱痛苦,背後似乎還有滿滿的……玫瑰花。
  「阿爾弗雷德,我不介意把你大卸八塊然後丟去餵鱷魚哦。」伊凡笑著,拿出不知道從誰家拔來的水管。
  「哇啊──伊凡你拔了誰家的水管啊阿魯!」王耀看著水管,瞄到了水管上刻了這樣的字。
  Made in China.
  「嗯,剛剛經過南部的時候順手拔的。」
  「啊啊──那是上司家的水管啊!」王耀搶過水管,抓了伊凡就往外衝。「我們快裝回去阿魯!」
  「耀君,我是不介意……」
  外頭隱隱約約還傳來伊凡和王耀的談話聲。
  「唉,哥哥我也要走了。」說著……室內想起了悅耳的輕音樂。
  「不好意思,是我的電話。」法蘭西斯接起手機,走至角落。
  「我去泡茶吧。」亞瑟嘆了口氣,走到會議室裡的茶水間,那裡一向有擺放他最愛的紅茶葉和每個人的茶杯。
  「嗯,我馬上到哦──」嘟,法蘭西斯掛斷電話,轉頭對阿爾弗雷德說:「哥哥我就先離開囉──祝福你們有個美好的聖誕節。」
  「咦……欸,你們怎麼都走光啊!」阿爾弗雷德放下手上的餐點,看著空蕩蕩的會議室,接著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煩惱。
  為什麼大家都要走啊……明明就是一起過聖誕節才有趣的啊。
  「哪。」一杯散發著香氣的紅茶被推到阿爾弗雷德面前。
  「亞瑟……」阿爾弗雷德抬起頭,看著唯一沒有拋下他而去的亞瑟。「這是爲我準備的嗎?」
  亞瑟羞紅了臉龐,連忙轉過頭去看著窗外。「少、少胡說!我只不過是不小心多沖了一壺罷了!」
  多沖了?那味道怎麼沒有變淡,反而跟平常的一樣的濃呢……?
  「是哦,亞瑟要吃嗎?我剛烤好的哦──」
  趁亞瑟轉過頭來的瞬間,阿爾弗雷德把一塊巧克力餅乾塞進亞瑟嘴裡。
  「唔……」皺著眉,身為紳士的亞瑟自然不能作出把食物吐出來的不雅動作,只好努力的咀嚼吞嚥。
  「慢慢吃吧,大家都跑了,剩這麼多呢。」阿爾弗雷德笑著。
  亞瑟白了阿爾弗雷德一眼。
  也不想想剛剛是誰把餅乾硬丟進我嘴裡的……
  阿爾弗雷德捧著茶就坐到亞瑟旁邊,享受兩人難得的獨處。
 
  「喂……等一下要不要來我家?」亞瑟啜了口茶,舒緩一下方才進食的不適感。
  「嗯?你家?」阿爾弗雷德一愣,嘴裡還刁著馬鈴薯條。
  「嗯……反正大家都去過聖誕節了,丟你一個人在美洲好像很孤單一樣,來我家一起過怎麼樣?」亞瑟撇開頭,撐著下顎道。
  「哦……這是好主意,我也好久沒回去那裡了呢……」阿爾弗雷德又更靠近了亞瑟一點。
  「嗯,那就這樣吧。」亞瑟點了點頭,轉過頭來才發現阿爾弗雷德這麼貼近自己。「喂,你靠這麼近幹麼?」
  「噯,好冷啊。」
  「你不是脂肪最多了嗎?還怕冷?」偷捏了阿爾弗雷德一塊肉,亞瑟取笑著。
  「我有變瘦了啦,前陣子發明的減肥藥效果還不錯呢!」
  「哦,是哦?」亞瑟狐疑的看了下阿爾弗雷德。「可是我怎麼還捏到一圈的肉?」
  「嗯,是嗎?」查看了下自己,摸摸自己的臉,阿爾弗雷德一臉正經的回望亞瑟。「你應該是沒有摸仔細吧,你在仔細摸摸看。」
  說著,就將亞瑟的手貼上自己平坦的胸。
  「你、你幹什麼!」
  碰,亞瑟一把推開阿爾弗雷德,而被推倒的某個人在跌倒之前也把亞瑟給拉了下來,就這麼巧的……
  喀。會議室的門打開了。
  但是好像沒有腳步聲。
  「有、有人?」亞瑟趴倒在阿爾弗雷德身上,大氣不敢喘一聲,連動也不敢動。
  「不知道……但是……我倒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。」笑,阿爾弗雷德也順勢將手搭在亞瑟的腰間。
  「你是白癡嗎?這裡是會議室耶!在我家也就算了,在這裡你還亂來!」啪,亞瑟直接賞了阿爾弗雷德一巴掌。
  「嗚……亞瑟你怎麼這樣,所以是到你家就可以的意思嗎……」阿爾弗雷德捧著臉,垮著一張臉討好。
  亞瑟氣的一張臉紅通通的,直起身子不理會阿爾弗雷德,就這樣離開會議室。
  「亞、亞瑟!」阿爾弗雷德趕忙從地上爬起,追著亞瑟的身影而去。
  空蕩蕩的會議室,就留下了滿桌的大餐以及已經冷了的紅茶……
 
  時間回到剛才門打開的時候。
  「啊,我、我是不是走錯了……」馬修抱著熊二郎走進會議室,是聽到了有人在這他才走了進來,結果就看到亞瑟趴在阿爾弗雷德身上,狀似曖昧。
  不過在下一秒聽到亞瑟和阿爾弗雷德無視他的言論之後,他就哭著離開了。
  「我、我是馬修啦……熊太郎,為什麼他們都看不到我……」
 
<完>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