菊影飄跡

關於部落格
搭訕歡迎,請走留言版,禮貌規矩請遵守,伸手牌請勿來找罵。預約化妝服務請提前一個月敲行程。約拍、MD、素人拍攝,請提前邀約敲行程。自我介紹有聯絡方式,如需請私下洽詢。
  • 246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映襯白雪的朝陽(DH)

映襯白雪的朝陽(DH)
 
  夜晚。
  荒蕪的廢墟裡,傳來陣陣的打鬥聲。
  鏗──
  雲雀恭彌右手一拐,將穿著黑衣的敵人甩飛,鮮血噴濺在臉頰上。
  紫色的雲炎纏繞在雲雀恭彌的拐子上,無形的氣流令他的周圍形成一股凝滯的氣息……
  「草壁。」
  「恭先生。」草壁仍然像往常般跟隨在雲雀恭彌的身邊。
  「我先回去了。」丟下這句話,雲雀恭彌將善後的工作交給草壁之後就朝遠處等待著的直昇機走去。
  「……恭先生。」似乎是猶豫了下,草壁叫喚住了雲雀恭彌。
  「有事?」雲雀恭彌將拐子收進匣子,停住腳步但沒有回頭。
  「迪諾先生吩咐,您回去時,『務必』和他一起回去。」
  這個任務是彭哥列十代目交付給雲雀恭彌和迪諾的共同任務,不過,似乎是迪諾「強烈建議」彭哥列十代目讓他和雲雀恭彌一起進行任務的樣子。
  雲雀恭彌頭也不回,抬起自己的步伐向前進。
  草壁似乎是明白雲雀恭彌的想法,轉頭吩咐著其他部下。「收拾之後就回去吧。」
  「是。」
 
  不遠處,鞭子的揮動聲咻地回響在這空洞的廢墟中。
  碰。一道人影被摔飛出去,直直撞上柱子之後滑落,柱子上有著顯眼的血痕……對敵人絕不手軟。
  「羅馬利歐,剩下就交給你處理了。」迪諾依然揚著笑容。
  「是,首領。」迪諾最信任的部下,羅馬利歐俐落的指揮其他部下搬運屍體,這時傳來輕巧的腳步踏在地板上的聲響。
  加百羅涅的部下們全部提高戒備,個個戰戰兢兢的站在迪諾身後。
  「小恭彌──」迪諾聲先制人,制止了部下們衝出去的動作。
  來人就是聽到草壁轉達的話而來的雲雀恭彌,他看著迪諾,又看了看迪諾身後的部下們,眼神似乎在說著:「群聚……」
  「羅馬利歐,我和小恭彌先離開囉!」迪諾開心的走向雲雀恭彌,想要攬住雲雀恭彌的肩,卻被雲雀恭彌的手給揮了開來。
 
  「不要碰我。」冰冷的話語吐出,在空氣中飄散著霧氣。
  「好好好,不碰不碰──」迪諾好脾氣的收起自己的手,靜靜的走在雲雀恭彌身旁,兩人就這麼走到了無人的屋外。
  「剛剛,草壁說你找我。」說完,雲雀恭彌靠躺在屋外的一顆岩石旁。
  「嗯,是啊──因為我想念著親愛的小恭彌唷──」說著說著還把臉湊到雲雀恭彌的臉頰旁想一親芳澤,當然下場是被雲雀恭彌一巴掌打歪了臉。
  「不過是分開來解決敵人而已。」雲雀恭彌毫不留情的吐嘈迪諾。
  「但是中文不是有一句說:『一日不見如隔三年。』嗎?我的心情就是如此哦──」
  是「一日不見如隔三『秋』。」吧……
  雲雀恭彌無奈的嘆氣,感覺到肩膀上的暖意,仍裝作若無其事任由他靠著。
  「聽說今天會下第一場初雪哦。」迪諾牽著雲雀恭彌微涼的手,笑著說。
  「是嗎?」難得的,雲雀恭彌沒有甩開迪諾,闔上眼靜靜的享受著獨處。
  「嗯,我昨天在電視的氣象報告看到的哦,所以才特別去拜託阿綱讓我跟你一起出任務呢。」微笑,握緊了手。
  雲雀恭彌並沒有反抗,只是稍微的,又貼近了迪諾一些。
  「你很久沒回來了。」這是肯定句,天天守候的和室,少了那麼點聒噪。
  「這次我請了長假來跟你過年,想我嗎?」戲謔,迪諾對於雲雀恭彌語中的思念感到開心。
  「……我喜歡一個人。」雲雀恭彌似乎對迪諾的得寸進尺感到微怒,想掙脫迪諾的手。
  「但是兩個人更好……對吧?小恭彌……」迪諾握緊了雲雀恭彌的手,蜻蜓點水般的吻落下。
  這時,第一道日出升起,伴隨了片片飄落的雪花……
  映襯著陽光,那金色的髮,既燦爛又耀眼,純白的雪落在髮間。
<完>
 
  之後……
  「你親夠了沒有?」一拳掄下去,迪諾吃痛的放開雲雀恭彌。
  「唔,小恭彌……你這是謀殺親夫……」
  「哪來的夫?想要我咬殺你嗎?」雲雀恭彌沉著一張臉甩開迪諾。
  「就算是被小恭彌咬殺我也甘願啊──」
  碰!迪諾被雲雀恭彌反身一個動作壓倒在地……這時,好像旁邊傳來了,交談聲?
 
  「啊!首領被壓倒了……」
  「噓!恭先生他們會聽到的……」
  「但是難得……」
  刷──
  草壁精心吹出來的髮型被雲雀恭彌的拐子給掃塌了,而羅馬利歐也被迪諾的鞭子給纏繞著。
  「回去了。」丟下這句話,雲雀恭彌甩手,逕自走回直昇機待機的地方。
  「羅馬利歐,告訴其他人,我決定休無限期的假了──」漾著燦爛笑容,迪諾這麼宣布。
  「不,首領,家族裡還有事情需要你──」羅馬利歐變了臉,驚恐的對著迪諾的背影吶喊。
  而遠方的迪諾則是裝作沒聽見部下的哀嚎,正思考著該怎麼取悅自己的愛人……
 
<完>←聽說這裡才是作者真正的完。




↓以下是阿菊怨念。
  只能說阿菊我真的是自找死路,自己挖坑給自己跳,
  然後昨天半夜寫完正文之後,早上醒來才想到要補惡搞結局。
  反正不惡搞就不是我,就是硬要破壞氣氛的我。
  然後聽說某人也要跟著我一起丟文來,現在我正在等就是了,大家也可以期待一下。(翹腳)
  另外說一下,這篇起因在這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