菊影飄跡

關於部落格
搭訕歡迎,請走留言版,禮貌規矩請遵守,伸手牌請勿來找罵。預約化妝服務請提前一個月敲行程。約拍、MD、素人拍攝,請提前邀約敲行程。自我介紹有聯絡方式,如需請私下洽詢。
  • 246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約定(鷹荻七夕賀文)

約定(鷹荻七夕賀文)

 

 

  琉苑之內,殷良正為了今晚的七夕宴準備。

  「荻,你好了嗎?」白璇璣與問天譴在門外候著。

  「嗯,但是……」殷良的聲音從屋內傳出,隱約可以聽出一絲猶豫。「這樣穿,真的好嗎……?」

  「嗯?我看看。」白璇璣將手上的籃子交與問天譴,推門而入。

  白璇璣一踏入屋內,便看到一名女子端坐在銅鏡前。

  這名女子一頭烏黑的長髮披散而下,身上著一件淺藍色綢緞製的上衣和下襦,腰間系著一條墨藍色的腰帶。臉上未施粉妝,英氣臉龐散發著一股女人家的害羞。

  「很漂亮啊,荻。」白璇璣上前,拿起梳子將殷良的髮梳整,用個髮釵將頭髮盤旋固定在腦後,兩耳旁垂下些許髮絲,讓殷良平時的英氣添上一抹嬌柔。

  「但是,這不像我。」殷良皺眉。

  「你不是一直很想讓沖田鷹司看看你女裝的扮樣嗎?今日可是七夕,不能錯過。」白璇璣難得見到殷良的女兒家氣息,可不願就這樣讓殷良退縮了。

  「梅,沖田鷹司來了。」問天譴的聲音打斷兩人的談話,讓殷良愣了下。

  「梅,我還是去換回我原本的衣服好了。」說著便要起身。

  「欸,不行。時間快來不及了,娘娘和楓還在等我們,不能遲到。」白璇璣壓回殷良的身子。朝門外道:「我們快好了。」

 

 

  問天譴對著來者點頭問候:「沖田鷹司,你來了。」

  「嗯。」沖田鷹司點了點頭,算是打過了招呼。

  這時,門推了開來,先走出來的是白璇璣,牽著一名低著頭的藍衣女子。

  「好了,我們可以出發了。」白璇璣將殷良的手放到沖田鷹司手上,對著問天譴道。

  「妳……」沖田鷹司望著眼前的可人,呆愣而無法言語。

  「愣什麼愣?我看起來很醜嗎?」殷良見沖田鷹司愣住,不悅道。

  「不……不是,不像平常的妳。」沖田鷹司見殷良的女裝扮像,被殷良的美給吸引了神智。

  「你什麼意思?」殷良不解,以為沖田鷹司在貶她。

  「就是……就是很美……我不知道怎麼形容……但、但是我沒看過像妳這樣的女子,不似凡人……」沖田鷹司見殷良誤解了他的意思,拼命在腦海中思索著用詞淺字。

  「你……」殷良總算聽懂了沖田鷹司話中的涵義,低下頭快步行走,不想讓沖田鷹司看到她因為他的稱讚而臉紅害羞。

  「荻……」沖田鷹司看荻快步走掉,以為是自己惹怒了殷良,便開始愁眉不展。

  「哎呀。」殷良快步跟在白璇璣和問天譴身後,無奈一身女裝,殷良尚未適應那常常的裙擺,給絆了一下。

  沖田鷹司在殷良摔倒之前,先行扶住殷良的腰身,將殷良拉了回來。「還好嗎?」

  殷良眼見自己沒有摔倒,在心中唸了數次謝天謝地之後,才驚覺自己正靠在沖田鷹司懷裡,而腰上還有沖田鷹司的大掌。

  「我、我沒事。」殷良迅速推開沖田鷹司,不靠近他。

  「妳……」沖田鷹司看著殷良快速離開自己,嘆氣。

 

 

  一行人來到了靈天池,只見殷澄和封緋玄華已端坐在位置上聊天了。

  「娘娘,白璇璣來了。」白璇璣朝封緋玄華行禮。

  「問天譴見過娘娘。」

  「沖田鷹司。」

  「荻神官見過娘娘。」殷良也跟在眾人之後行禮。

  殷澄和封緋玄華抬起頭來,看到殷良的裝扮,皆為之震撼。

  「荻神官,妳這樣很漂亮。」封緋玄華微笑點頭,讚美著。

  「荻神官也有穿女裝的一天啊……」殷澄愣愣的看著殷良,喃喃道。

  「楓,今天荻難得換上女裝,你就少和她鬥嘴了。」白璇璣勸著。

  「無妨,楓神官想和我吵,也要看他有沒有那個本事了。」殷良的一身傲骨,不容許自己退縮。

  「楓神官、荻神官,今日乃七夕之夜,你們就休戰一天吧。」封緋玄華看不下去,出聲道。

  「看在娘娘的份上,我今日就不和你吵。」殷良抬頭,高傲道。

  「楓神官,可以請你開始了。」封緋玄華朝殷澄道。

  「那麼楓就獻醜了。」殷澄撫上自己的楓玹,開始一曲。

  殷良見沖田鷹司不語,便將沖田鷹司拉到一旁。

  「荻……?」沖田鷹司不解殷良將自己拉開的意義。

  「楓神官的曲子,會一直奏下去,我們就在這裡看牛郎和織女相會吧。」殷良席地而坐,指著天上的星辰道。

  「牛郎和織女?」沖田鷹司不解,但也跟著殷良坐下觀星。

  「你是東瀛人,應該不太了解吧?」殷良肩靠著沖田鷹司,聆聽著殷澄的曲子,緩緩著訴說著七夕的由來,牛郎和織女的故事。

  「相傳牛郎是貧窮人家,他的嫂子為了將他趕出門外,不惜在麵中下毒,牛郎的老黃牛將麵給翻了,並告訴牛郎分了家產之後往南走一天便可有棲身之所。後來牛郎就帶著老黃牛找到一戶人家不要的鬼屋住了一天,某個看銀子的山神被老黃牛給撲倒之後,留下一地銀子。

  牛郎取了銀子買了房子和田地之後,老黃牛告訴牛郎,山後潭邊會有仙女戲水,要牛郎取了紅裙,讓那個仙女回不了天上,這樣牛郎就可以娶了仙女。後來牛郎真的照作,就將名為織女的仙女給帶了回家。

  老黃牛告訴牛郎,他其實是天上力神,因為犯了天條而被貶為牛,現在又讓牛郎娶了仙女,所以自己必死無疑,便讓牛郎將死後的自己的肉餵給喜鵲們吃,再將自己的皮作成鞋,放上青草便可騰雲駕霧。

  過了三年,西天王母將織女硬是給拉回了天上,而牛郎穿了由老黃牛的皮作成的鞋,想追上王母和織女,但王母見到牛郎跟上,便拿起金簪在天上一劃,一條大河便擋住了牛郎的去路,牛郎忘了在鞋裡放上青草,提不起勁越過,便將自己籃裡的牛梭頭丟給織女,並要織女見梭頭如見牛郎;織女也丟了織布榴子,告訴牛郎每月初七見他,但織布榴子離牛郎很遠,牛郎只顧著織布榴子,便將每月初七聽成七月初七,喜鵲們為了報答牛郎的餵食之恩,七月初七便會搭上鵲橋,讓牛郎和織女相會。」

  殷良指著天上的兩顆星道:「看,那就是牛郎和織女,每年的今日,他們便會在鵲橋上相見。傳說,七夕下的雨,便是織女的眼淚。」

  沖田鷹司默默的望著星,道:「我們不用七月初七,每天都可以見。」

  殷良聽到,愣了下,扯道:「當然,我們又不是牛郎和織女。」

  沖田鷹司聞言,知道殷良在瞎扯。

  「荻,讓我會一輩子守在妳身邊。」沖田鷹司拿出兩條潔白的髮帶,一條幫殷良繫上。

  「當然,如果你不在,我一定不原諒你。」殷良也不迴避,正面給了他答覆。

  「這兩條,一條與妳,一條與我,象徵著我們的約定。」沖田鷹司說著,給了承諾。

  「如果你沒有達到約定,我一定永遠都不會原諒你的。」殷良將沖田鷹司的髮帶幫他繫上,認真的說。

  「嗯……」沖田鷹司攬住殷良的腰,以唇蓋上殷良的唇。

  「唔……」殷良也不再退縮,雙手環住沖田鷹司的頸。

  兩人就這樣伴隨著殷澄的曲子,沉浸在兩人的世界中,直道殷良沒了氣息,倒在沖田鷹司懷裡。

  「約定好了,蓋章了。」沖田鷹司揚起唇畔,摟著殷良。

  師尊,我找到了我存在的理由……

 

 

  朦朧的月光,似乎是在為兩人祝福。

 

 

<完>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