菊影飄跡

關於部落格
搭訕歡迎,請走留言版,禮貌規矩請遵守,伸手牌請勿來找罵。預約化妝服務請提前一個月敲行程。約拍、MD、素人拍攝,請提前邀約敲行程。自我介紹有聯絡方式,如需請私下洽詢。
  • 246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濤緋願》章之一‧龍鳳釵(上)

章之一‧龍鳳釵(上) 

  「玲瓏,我昨天發現一間店,好奇妙噢!他們可以幫妳實現任何願望噢!」林佑嫻在電話的另一頭興奮的說著。 
  「是噢?那我想找到我的白馬王子也可以囉?」言玲瓏坐在沙發上,翻閱著瓊瑤的小說,一邊聽林佑嫻又去到處晃得到的結果。 
  「應該可以吧!我昨天經過就去看了一下呀,買了一盒香水,他說可以讓男女朋友的愛情維持長久,但是必須每天擦才有效,我回去一試,就跑去阿宏那裡,果然就和阿宏合好了,妳聽神不神奇?」 
  「是噢,那裡的東西應該賣的很貴吧?」言玲瓏笑了下,不以為意。 
  「才不呢!他只要我簽下契約,不中斷擦香水,香水沒了還可以去他那裡補充呢!」 
  「怎麼說的好像第X號當舖啊……」言玲瓏翻了翻白眼。 
  「哈哈,還滿像的,但他只跟我收香水費和簽契約而已。怎樣,我們今天再去看看如何?」 
  「聽妳這樣講,讓我也想去看看了……」言玲瓏闔起書,走向書房。 
  「那我們等等在XX路口見噢!而且老闆超帥、超溫柔的!」 
  「哈,我看妳是想去看老闆的吧?」言玲瓏取笑。 
  「唉唷,我是看妳孤家寡人一個,好心帶妳去的耶──」 
  「是、是,幫我找個良人。」言玲瓏收了線,就將自己的長髮綁成了個馬尾,拿起自己的小包包就往門口走去,準備和自己的好友林佑嫻去那間神奇的店。 

  濤緋願內,一名女學生推開門走進,身上的制服和書包仍未換下,就衝著店裡大喊:「老闆、荻姐,我來囉!」 
  「知道了,妳快去換衣服吧。」一名男子從內室走到前面,催促著女學生快去換制服。「等等荻出來,看到妳衣服還沒換,她又要罵妳了。」
  女學生吐吐舌。「誰讓你們的衣服都這麼難穿,那些內衣啊、外衫啊、腰帶什麼的,真是複雜。」 
  「若是嫌衣服難穿可以現在就滾回妳家去,這個店少了妳一個也不會倒掉。」一名女子走了出來,一頭墨黑長髮,水藍色的上衣,配上下襦,襯托出她的不凡。 
  「荻姐,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!我馬上去換!」女學生咻的衝進內室,奔向自己在濤緋願的休息室。 
  「荻,她是現代人,妳就多多體諒她吧。」男子上前,道。 
  「哼,若我真要罵她,還會讓她繼續留在這裡?」殷緋良甩頭,道:「她,注定是要一輩子連靈魂都賣給了我們。」 
  走向窗戶旁,望著天空,喃喃自語。「你們說是吧?……神女,皇甫定濤。」 
  「荻,別想了。若是真有緣,我們定可以尋回他們的。」男子搭上殷緋良的肩。 
  「鷹司……你可曾思念過他們……?」殷緋良轉過身,凝神望著男子。 
  「思過,念過,盼過……」鷹司笑了下。 
  這時,門板上的風鈴輕輕響起,有客人了。 
  「歡迎光臨『濤緋願』,請問需要什麼服務嗎……?」鷹司斂起懷念的神情,對著門口的林佑嫻和言玲瓏道。 
  「啊,老闆你好。我是昨天來你這裡買香水的那位,你賣的香水真的很好用呢!我回去之後就和我男朋友合好了!」林佑嫻看到溫柔帥氣的鷹司,馬上滔滔不絕的說。 
  「哦──是林姑娘,只要您按照說明書和契約使用,我們賣的東西,是不會有假的。」鷹司點了點頭。 
  「那麼,請您們慢慢逛吧……」眼神,深深的望著言玲瓏。 
  「鷹司,你做什麼直直的看著那女孩?」殷緋良皺眉,不解的問。 
  「荻,妳不覺得,那位姑娘很像玲瓏姑娘嗎……?」鷹司問。 
  「你說那個軟弱無骨的識玲瓏?」殷緋良轉頭,望著言玲瓏細細端詳。 
  「而且,她是來找她的九章的。」鷹司肯定的道。 
  「你又知道了?」殷緋良不認同的冷哼。 
  「呵,因為玲瓏心,可只有九章能解啊。」 
  「老闆──」一道鵝黃人影從內室奔出來,手上拿著一支通體映紅,雕著鳳的髮釵。 
  「韋小菊──妳這樣莽莽撞撞是怎樣?要是撞壞了妳賠的起嗎?」殷緋良抽下放在一旁牆上的筆,擋住了莽撞的身體。 
  「可是、可是人家剛剛在床上看到這個啊……」韋小菊,一個莫名其妙就賣身來到這裡工作的女學生。 
  「那是我今天上架的龍鳳釵……」鷹司拿下韋小菊手上的鳳珮,走向林又嫻和言玲瓏正在瀏覽的架子旁。 
  「龍鳳釵……?」言玲瓏好奇的抬起頭。 
  「是的。這龍鳳釵本是一對……以前,有個男子因為身分和女子對立的不同,而永遠無法在一起……有一次,男子特地到了鎮上,特地定製了這對龍鳳釵……相約來世,以這對龍鳳釵為信物,尋找對方。」鷹司拿著鳳釵,細細的回想著過往。 
  「好美妙的一段故事……那麼怎麼只有鳳釵而不見龍釵呢……?」言玲瓏好奇的問。 
  「呵,龍釵早在五百年前就賣給了別人了,店裡,只剩下了這鳳釵。」鷹司笑著道。「若是有緣龍鳳釵相聚,起不也是一樁美事?」 
  「老、老闆,請您把這鳳釵賣給我好嗎?」言玲瓏把玩著鳳釵,越看越覺得順眼,越看越覺得熟悉,很想把它給帶回去。 
  「這鳳釵與妳有緣,妳就開個價,不論多少我都賣妳。」鷹司走向櫃檯。 
  「這……」言玲瓏皺眉。 
  「鷹司,你又再做賠本生意了。」殷緋良不悦的開口。 
  「韋小菊,去把契約和錦盒拿來,契約就放在那錦盒底下。」殷緋良指了指架子上的錦合。 
  「荻……」鷹司無奈道。 
  「你閉嘴,任你這般胡搞,店裡遲早有一天會倒掉。」殷緋良巴了下鷹司的頭,對著韋小菊大喊:「妳是沒戴眼鏡啊?找這麼久?」 
  「荻姐,我剛剛一時匆忙,隱形眼鏡忘了帶上啊──」韋小菊捧著錦盒和契約,走到殷緋良面前。 
  「去,去把妳的眼鏡帶上。」殷緋良擺擺手。 
  「韋小菊……?」林佑嫻開口。 
  「嗯?」韋小菊瞇起眼,望向林佑嫻,想看清楚是誰在叫她。 
  「果然是妳,剛才看妳沒戴眼鏡不習慣,又看妳一身古裝,我還以為是我認錯了人呢!」林佑嫻早在殷緋良第一次喊的時候就被拉去了注意力,但見韋小菊脫下粗框眼鏡,換上一襲古裝,林佑嫻就以為是認錯人,是以又繼續閱覽店裡的擺飾品。 
  「呃……林佑嫻?」韋小菊湊上前仔細的看,又看看身旁的言玲瓏。「言班長?」 
  「韋小菊,妳是來工作還是來認親的?還不快去把眼鏡帶上?」殷緋良冷冷的開口,藏在裙子底下的腳也毫不留情的踢下去。 
  「小菊,妳還是快進去吧。」鷹司開口,順手把韋小菊推進內室。 
  「一口價,一千三。」殷緋良把契約推到言玲瓏面前。 
  言玲瓏乍聽到價錢,愣了下,以她的認知,她覺得這種店賣的不會是真貨,所以價錢應該不會很昂貴才是。 
  「這是質地純粹的紅玉,妳以為是路邊攤嗎?」殷緋良敲了敲鳳釵,讓她聽聽聲音。 
  「噢,真是很抱歉。」言玲瓏羞愧的低下頭。 
  「荻。」鷹司不贊同的皺眉,對著言玲瓏道:「妳先付押金六百就好,只要妳遵守契約。」 
  「契約?」言玲瓏感激的對著鷹司微笑,並對契約提出疑問。 
  「是的,妳的願望是希望找到良人,這龍鳳釵本是一對的,只要你能在一個星期內找到龍釵的所有人之後,一起回來找我們,我們就不跟妳收取尾款。但若是在鳳釵損毀以前,沒有找到龍釵的話……」鷹斯頓了下。 
  「沒有找到的話會怎麼樣?」言玲瓏急切的開口詢問。 
  「那麼這龍鳳雙釵將會永遠損毀,而妳也將孤苦伶仃的過完這輩子,直到下一次輪迴,妳想起自己是誰為止……」鷹司低沉的嗓音,似乎帶有魔力般的,令言玲瓏茫然。 
  「輪迴……想起我自己是誰……?」言玲瓏茫然的眼神,令在一旁聆聽的林佑嫻擔憂,但在她出聲之前,便被一隻筆堵住了嘴。 
  「閉嘴,安靜聽、安靜看。」殷緋良冷冷道。 
  「是的,那麼,若是願意遵守契約,請在契約上簽上您的閨名。」鷹司指著簽名的地方。 
  「嗯,好……」言玲瓏拿起筆,娟秀的字跡上,寫出來的名字卻令殷緋良皺眉。 
  「好的,那麼言小姐,契約生效。這支鳳釵,現在是屬於妳的了。」鷹司看了下名字,便以手代筆,刷刷刷的在紙上筆畫了兩下,接著紙的上方便出現了契約生效四個大字。 
  鷹司將鳳釵至入錦盒內,交到言玲瓏手上。 
  「啊,是。」言玲瓏掏出六百,交付與鷹司。 
  「那麼,歡迎下次您的光臨。」 
  「謝、謝謝你們。」言玲瓏拿起錦盒,拉著林佑嫻就往店外走去。 
  殷緋良放下秋賦筆,拿起契約,看著言玲瓏三個字,喃喃問。「鷹司。難道,這一切命運都注定好了……?」 
  「這我們無法掌控……但他們,卻是命中注定……」鷹司微笑,將契約收起。 
  「老闆,荻姐。」韋小菊從內室走出,看不到林佑嫻和言玲瓏。「咦?已經走了啊……」 
  「小菊,妳認識他們?」鷹司疑惑的問。 
  「嗯,林佑嫻是本校的學生會公關,而言玲瓏則是我們學校著名的學生會會長兼本班班長,可是全校最引人注意的才女噢!而且還和隔壁男校的學生會長,左九章號稱為才子佳人呢!」韋小菊興奮的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道出。 
  「哼……才子?我看是豺狼虎豹的偽君子吧。」殷緋良十分不認同的甩頭,不悦的踏入內室,朝自己的寢居走去。 
  「呃……?荻姐認識左會長?」韋小菊不解為何殷緋良對左九章的評價會如此的差。 
  「嗯……他們前世是敵人。」鷹司微笑,簡單帶過。 
  「是噢,老闆還可以看到人的前世啊?」韋小菊好奇的問。 
  「嗯。」鷹司微笑的點頭。 
  「那可以看的我的嗎?」韋小菊興奮的開口問。 
  「看的到。」鷹司看到韋小菊想問,搶先開口。「但我不能說,這是天機。」 
  「啊……還有這樣的噢。」韋小菊洩氣。 
  「妳好好看店,我去看荻。」鷹司無奈,朝殷緋良的寢居走去。 
  「天機啊……」韋小菊趴在櫃檯上,想像著自己的前世。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